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五章 黑匣子

  我一听这小吃店的老板儿果然是“瓜包气?#20445;?#38382;他还不如不问,便想再问旁人,转头看看四周,一眼瞥见街角一个上着半边门板的老铺子,看门面是卖杂货的。

  可奇怪的是,店铺门前用麻绳吊着一个小棺材般的木头匣子,匣身走了许多道大漆,都是漆成黑色,看起来年代久远古旧,漆皮剥落风化,单看那木料成色,便知是紫檀,必定是有些来历的古物,而且?#24043;?#38750;比寻常。我越看越奇,想不到在这毫不起眼的偏僻小镇中,竟有如此之物?被我撞见,也算是我们“摸金校尉”的造化。

  我把目光落在店铺门前悬挂的“黑匣子”上多时,?#21561;?#20934;了,心中有了数,料想不会走眼,便对转头去问秃脑壳老板:“再跟您打听个事儿,街上那间杂货店是国营的还是个体的?”

  秃脑壳老板一边在灶上忙活着,一边抬头看了一眼我说的那间铺子,答道:“那个是个体的,老掌柜?#20982;?#26446;树国,是保定府的外来户,打滥仗的老巴子,只晓得冲壳子,根本不懂做生意,没得啥子正经货色,你想买啥子东西,不如沿街走下去,有国营商店噻。”

  我一听杂货店老板是保定府人士,那就更不会错了,?#36824;?#20102;秃脑壳,回到Shirley杨等人身边坐下,Shirley杨问我:“怎样?#30475;?#21548;到什么消息?”

  我说:“这里的人都不知道有没脑壳儿的大王,?#36824;?#21364;另有些意外地发现……”说着我用手一指街角的杂货店,让众人去?#21561;?#38376;前悬挂的“黑匣子?#34180;?/p>

  胖子奇道:“是棺材铺啊,老胡你要给谁买棺材?”

  孙九爷?#30340;?#32943;定不是棺材模型,常年在农村乡下走动,没见过民间有这样的棺材铺,再?#30340;?#26377;杂货店卖棺材的,不知道门口挂个木匣子有什么讲究,莫非是吃饱了撑的?

  Shirley杨的外祖父,是民国年间名动一时的“搬山道人?#20445;?#27743;湖绿林中的门道无不熟知,所以Shirley杨虽是在海外长大,却通晓江湖上的山经暗语,别看身为教授的孙九爷和胖子不明所以,她却已?#30629;?#20123;许?#22235;擼?#23545;我说:“这木头箱子上全是窟窿,像是养蜂人的蜂箱一般,恐怕店中掌柜是蜂窝山里的来头。”

  孙九爷听得纳闷:“蜂窝山?养蜜蜂的?不能够啊,你们瞧那些窟窿,大小不一,深浅不同,毫无规则可言,可能都是用刀子戳出?#21561;模?#21487;能是当地的某种风俗。你们不要急着武断,咱们有必要尊重当地群众的民间风俗。”

  我说:“孙教授您在这方面真不是一般外?#26657;?#25105;都懒得跟您抬杠,咱也别光说了,干脆进去买些东西,看看此店里面是不是藏着位蜂窝山的老元良。”

  胖子其实也是一窍不通,但仍然不懂装懂,对孙九爷说:“露怯了吧?不懂别瞎说,别以为是个什么专家,就能在一切领域说三道四。专家教授也不是万事通,以后多跟胖爷我学着点吧,进去带你开开眼。”说完紧扒了两口饭,拎起背包,跟我们一同?#21561;?#37027;老铺门前。

  铺中有一老一少两人,老的七八十岁,头发胡子都花白了。手里握着俩铁球,躺在竹椅?#21283;?#26127;沉沉地半睡半醒,想来此人就是姓李的老掌柜;另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,长得眉清目秀十分水灵,扎了?#25945;?#36779;子垂在胸前,从上到下透着干净利落,一看就是本地的川妹子,不象与那老掌柜有什么血缘关系,可能是店里的售货员。她见我们进了店,立刻忙着招呼,问我想买什么东西?

  我左右看了看,店内摆设虽然古旧,但各处打扫的一尘不染,有个老旧的木头柜台,也不知用了多少年头了,磨得油光甑亮,柜上最显眼的是一大排的玻璃罐子,里面装的都是五颜六色的南糖,还有当地一些土产。货架上的各色货物,一律码放得整整齐齐。

  我知道“蜂窝山”也是七十二行里的手艺人,这种店铺在明面上和暗地里,做的完全是?#34903;?#29983;意,?#36824;?#38476;生人直接进来,店主人绝不会跟你做真正的买卖。我寻思着要?#26085;?#20010;由头,正好进山盗墓需要用些杂物,出?#21561;?#21254;忙?#24418;?#37319;办,便对那姑娘说:“妹儿,我?#19988;?#20080;蜡烛,还要上好的白纸、线绳、火柴,糖块也来二斤。”

  那姑娘听得明白,当下将我要的事物,按数量一件件取出来,我身边的胖子替我补充说:“我?#24471;妹茫?#34593;烛也要上好的,不是名牌的我们可不要。”

  那姑娘以为胖子拿她寻开心,有几分生气的说:“你算坛子作怪呦?有哪个是买蜡烛还要看牌子的?”

  这时老掌柜把眼睁开条缝,搓着手中铁球对那姑娘说:“幺妹儿,这一干人都是外?#21561;墓?#23458;,不得无礼。”

  我见老掌柜醒了,心想那幺妹儿年纪轻轻,不像是“蜂窝山“里的,而老掌柜虽然老迈,却不昏庸,出言不俗,说不定正是“蜂窝山”中的大行家,当下打个问讯:“老掌柜,我打算跟您这淘换几件行货,不知可有现成的?”

  老掌柜不动声色地说:“行货件件都摆在柜上了,客人想要什么尽管问幺妹儿去买。”

  我心想老掌柜这是存心跟我装傻啊,有心用暗语切口跟他说出本意,但我只是曾听我祖父胡国华讲过一些,大多是倒斗的切?#20898;?#23545;通用的“山经唇典?#27604;?#19981;太熟悉,虽会几句,可总也说不囫囵,一时找不到合适地说辞,可又不能犯忌直接问,以免被对方视为“外?#23567;保?#36214;紧对Shirley杨使了个眼色,让她出面相谈。

  Shirley杨点头会意,上前似有意似无意地对老掌柜说:?#24052;?#32463;高山抬头看,山上一面金字牌;金字牌后银字牌,排排都是蜂字头。”

  老掌柜闻言猛地睁开眼睛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Shirley杨,似乎不相信这番话能从她口中说出来,还以为听错了,当下动起“山经”来问道:“一面镜子两山照,照出金风吹满面;不知哪路过蜂山,识得金银蜂字牌?”

  Shirley杨想也不想,便脱口回答:“风里?#24043;?#38543;山转,打马加鞭?#19979;?#31243;;队伍不齐休见怪,礼?#19981;?#30095;勿?#19968;场!?/p>

  那老掌柜神色更是诧异,又问:“山上山下?所为何来?”

  Shirley杨道:“不上不下,想请蜂匣。”

  老掌柜捋着胡子微微点首,但可能还是有些不太放心,继续追问:“蜂爷好见,蜂匣难请,不知请去了有哪般作为?”

  Shirley杨不肯轻易泄露行踪,只推说道:“茶留名山客,门迎五湖宾。皆是山中人,何必问苗根。”

  只见老掌柜一拍大腿,从竹椅上站起身来,赞道:?#25226;?#20043;有理,这几十年来,都未曾听过有人说得恁般敞亮。幺妹儿,快把贵客们往里屋请。”

  Shirley杨和老掌柜的一番对答,我还能听懂个大概的意思,胖子和孙九爷则是如坠五里雾中,根本不知是何所。胖子是左耳听了右耳冒,对此倒也不走脑子,只有孙教授听呆了,怔在当场,等我们都进里屋了,才听他在后边自言?#26434;?#36947;:“都是磨菇溜哪路地黑?#25226;劍 ?/p>

  我们随老掌柜和幺妹儿进了里屋,他这铺子后面是二层木楼,都是日常起居生活的地方,但没把我们领到客厅,而是将我们带到了地下室。

  地下室就如同一个手工做坊,里边光沙轮子就有四五个,墙边摆着的尽是“袖箭、飞镖、甩手钉、飞虎爪”一类的?#28783;鰨?#21508;种器械五花八门,见过的没见过的什么都有,有些东西我们连名字都叫不上来,更不知如?#38382;?#29992;。

  孙教授从后拽住我,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店铺门口挂的木匣子是什么?什么是蜂窝山?怎?#27492;?#20102;几句黑话,就把咱们领这来了?

  我说九爷,您可真该好好学习了,我估计您自打挂了个教授的虚衔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?人不学习要变修,所以才要活到老学到老嘛,一天不学问题多,两天不学走下坡,三天不学没法活,长此以往如何得了?

  孙教授说:“快别开玩笑了,我也不想吃老本,可这些门道我上哪学去?他们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?”

  我只好给他简单解释了一番。自古以来,多有些犯禁的?#21561;保?#25152;以各行各业都有自己?#24515;?#30340;暗语,也就是现在所谓的“?#35874;啊保?#21487;是隔行如隔山,为了便于广泛沟通,七十二行中产生了一套通用的大切?#20898;凶鰲?#23665;经?#34180;?/p>

  “蜂窝山”是专门制作各种“销器儿”的工?#24120;还灯?#36825;些东西,是从古代就为明令禁止的,比管制?#27602;?#36824;要危险,从来没人明目张胆地开个铺子销售,都是暗中交易,店铺门前挂个黑木匣子,上面全是窟窿眼儿,那都是试?#28783;?#26102;候射出?#21561;模?#25346;在门前,懂行的明眼人,一看就知道这铺子里有?#28783;?#20986;售,进去之后用?#35874;?#19968;说,便可?#36234;?#26131;购买了,要是不懂局的,一是看不出门道,二来即便能出再多的钱,也没人肯卖给你真东西。

  我给孙教授讲解了一通,又过去同老掌柜攀谈起来。原来李掌柜祖籍河北保定府,保定府是有名的武术之乡,李掌柜家中代代都是“蜂窝山”里的巧手匠人,专制各种绝巧的器械。七七事变之后,中日战争全面爆发,李掌柜?#24189;?#20837;川,隐?#31456;?#21517;,化了个假名,开间老铺贩卖杂货,实际仍是想做他的老行当。

  可是解放后这些手艺和山经都渐渐失传了,在?#28783;?#19978;已经有几十年没开过张发过?#26657;两?#20173;把木匣子挂在门前,完全是出于“见?#20843;?#39532;、睹物思人”的怀旧之举,想不到竟然还能有客人识得“蜂”字招牌,好在当年的?#19968;?#24335;都还留着。

  我们这队人此次入川,除了工兵铲之外,身边再没带任何利器,就连伞兵刀也没敢带,空着双拳进巫山深处寻找古墓,手中不免有些单薄,可巧在这小镇中见到“蜂”字招牌,自然要买些称手的器械。我们挑了几样,这年头袖箭飞镖早已经没人会使了,只是要找些带刃的利器防身。

  老掌柜这里?#23567;?#23784;眉刺?#20445;?#30701;小锋利,都是精钢打造,而且便于携带,于是每人选了一柄藏在身上,胖子又看?#24418;?#19968;的一把“连珠快弩?#20445;?#36825;东西射程比不得?#35282;梗?#20294;一匣四十二枚?#21543;?#38376;弩?#20445;?#30342;为连发快箭,击发出去足可以射透几十步内的盔甲,也只?#23567;?#34562;窝山”里的能工?#23665;常?#25165;能制作如此犀利的器械。

  胖子问道:“老掌柜,您这儿的?#19968;?#30495;是太齐全了,我眼都挑花了,不知哪件是镇山的宝贝?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也好。”

  老掌柜哈哈一笑,说道:“要说什么镇山之宝,实不?#19994;保还?#21364;有件极精巧的器械,乃是老朽平生得意之作,常年累月的留在此间生锈,不该是它应有的归宿,只是不知你们对它感不?#34892;?#36259;。得勒,先瞧瞧再说吧,诸位英雄,请上眼了……”说着话揭开一口?#19978;洌?#37324;面有件东西,用锦缎密密地裹了数层,等他翻开锦?#26657;?#25105;和胖子、Shirley杨同时惊呼一声:“金钢伞!”

  “金钢伞”乃是摸金校尉的护身器械,当年无苦寺“了尘长老”曾经传下一柄,又由Shirley杨?#29992;?#22269;带回来,?#36824;?#34987;我们去云南盗发“献王墓”的时候,将它失落了。此伞的材料和制作工艺都是秘密,失传已久,想再找人打造一柄都不可能,想不到李掌柜竟然造过这么一件,我有个念头在脑中一闪:“难不成老掌柜也做过摸金校尉?”

分享到:
赞(46)

评论76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?#38382;?#38388;后才能被显?#23613;?/p>

  • 您的称呼
  1. #74
    胖子这个装逼胆小的货老子年轻几十岁不打爆你的猪头!
    孙教授2017-09-21 4:37:52回复
  2. #73
    死胖子,尊重尊重孙教?#20898;?#20154;家?#20040;?#26159;个教授。不许你这么呼来斥去的,要不是杨雪莉在,我打?#28389;?#20010;龟孙!
    胡八一2016-08-18 15:24:30回复
  3. #72
    为嘛你要用美元结算?
    德国马克2014-11-07 0:01:32回复
  4. #71
    打倒法西斯,打倒帝国主义,世界人民大团节万岁!!
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2014-07-23 17:03:03回复
  5. #70
    我日你个先妈哟.看起安逸
    哈哈2014-07-13 2:50:41回复
  6. #69
    有我苏维埃联邦的坦克犀利?
    斯大林2014-06-15 2:43:43回复
  7. #68
    我操 来人都给我炸了
    苏联2014-06-09 3:23:54回复
  8. #67
    我日他先人板板看这个就是带劲
    呜哈哈2014-03-28 11:07:38回复
  9. #66
    我也要
    韩金江2014-01-08 3:51:27回复
  10. #65
    我全包了
    嗨~希特勒2013-11-13 6:35:29回复
  11. #64
    我来几辆
    我的信仰“希特勒“2013-10-28 5:15:13回复
  12. #63
    那个武器大大地不?#26657;?#25105;们德意志联邦民主共和国的最新武器:豹III坦克!盗墓必备!每辆仅需1327639美元!限量100辆!先到先得!服务热线:514-014014
    希特勒2013-08-18 17:27:48回复
    • 抱歉~有冒犯還請包涵 你開的這價錢........真的很便宜
      星之傷2014-06-18 16:25:29回复
    • 我全包了,买一打增一不?另外炮塔和?#30528;?#33021;分开装不?
      人道主义?#20173;?#29289;品商人尤里2014-09-15 1:52:04回复
  13. #62
    一听买?#19968;?#24335;了 带劲
    姚宁2013-07-14 7:25:34回复
  14. #61
    瓜娃子哟~
    哥狠低调2013-06-11 20:14:05回复
  15. #60
    评论更新?#29627;?div class="comt-meta">牧野2013-05-28 1:07:19回复
  • #59
    “你们这?#21992;プ校?#31713;改历史的水平比日本仔还要厉害……” 明明?#23383;?#25165;是武术之乡
    ?#23383;?#20154;2013-05-27 20:44:10回复
  • #58
    我怎么还不出现啊,刚有点出?#21561;?#22865;机,又没有了
    黑金古刀2012-12-04 19:28:10回复
  • #57
    我是南京的 来南京挖呗
    爹爹在此2012-11-16 20:30:13回复
  • #56
    我还?#28389;?#36874;加特林?#21283;?#26377;炮举?#36824;?#28846;举在下面我拿不动,为什么呢?应为要?#21561;?#22043;,你懂的那是用来对付81女朋友的^O^
    卍四川人↘2012-10-29 22:30:35回复
  • #55
    咋还不来 等烦了
    观山太保2012-10-29 19:43:49回复
  • #54
    你妹还进不进山了,
    大爷2012-09-09 12:08:03回复
  • #53
    其实我的?#29916;?#24213;是AK47,7.62mm口径,30发子弹让您射到High,200米内一切粽子分分?#29992;肷薄?div class="comt-meta">李掌柜2012-08-28 4:18:32回复
  • #52
    看来这又要死人了,孙教授要挂了!
    吴明2012-08-27 23:42:51回复
  • #51
    按6楼的说法,你妈搞了半天老子的刀是让这龟孙子掌柜偷了
    闷油瓶2012-08-13 6:34:28回复
  • 1 2
   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