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十二章 无头之王

  Shirley杨说:“门前有乌羊头颅的神秘雕刻,我想?#35828;?#20063;许会和乌羊有关,欲访地仙,先找乌羊,里边是个山洞,好像空间不小,何不进去看看再说?”说完就举起“金钢伞”护身,将“狼眼手电筒”架在伞上,当先从猿狖头颅堆积的狭窄通道进去,两者石壁间有处洞口,其内乱石嶙峋、钟乳倒垂,竟是个石?#19968;?#23721;的天然洞窟。

  我见“棺材峡”里的这个洞窟妖氛不祥,担心她和幺妹儿在前边会有闪失,急忙打了个手势,带着胖子和孙九爷紧紧跟上,洞窟内部的空间,出乎意料的大,狼眼手电筒的有限光束,无法即刻探清周围地形,只能看见眼前是一片平整的开阔地,距离头顶钟乳有十几米的高度。

  众人不敢掉以轻心,拢作一队向前摸索,不时用手电筒照向四周,而光线却像被黑暗吞噬掉了,根本看不到几步以外的情形,洞窟里也似乎空无一物。胖子拽出一枚冷烟火,“哧”地一声划亮在手,红色的光亮顿时将附近照得一片通明。

  只见一块如巨碑般的大青石,就横?#26874;?#30496;在我们前方数十米之地,石上有一高大壮硕的玉人,玉色殷红似血,身着蟒袍勾带,头大如斗,安座在中央一片白花花的台子上,只是离?#36855;?#20102;看不清面部,又见四周跪有为奴的男女石人数十,皆是手捧灯烛酒器。

  我们见有所发现,便当先走过去看那石?#28023;?#25856;上石台仔细看了看,原来中间的玉人头上,戴了一个铜釜般的铜面罩,却没有五官轮廓,连个出气视物的窟窿都没有,用手指在铜罩上一敲,镪然作响,正经的青铜古物。

  孙教授奇道:“莫非是套头葬?”说着话举起手电筒,离近了照在没有面孔的铜头套?#23777;?#20010;不住。

  胖子伸手摸了摸玉人,觉得搬不回去有些?#19978;В?#22068;里叨咕着搬个玉人头回去倒也使得,抬手就去揪玉?#35828;?#38738;铜面罩,不料一拽却未拽动。

  孙教授见他这劲头不对,赶紧制止,一只手抓住胖子的胳膊,另一只手按住青铜面具的另一边,以防胖子真把这铜罩扯脱了。

  不成想,二人一较劲,竟把青铜面罩扳?#36855;?#22320;转了一圈,后?#23472;?#21040;前边来了,孙教授叫得一声命苦了,慌忙去看那青铜面具是否损坏了,谁知不看则已,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,差点将握着的“狼眼手电筒”给扔了。

  我和Shirley杨、幺妹儿三人,正在后面端祥附近手捧灯烛的石人,忽然发觉孙九爷身子向后一缩,险些要瘫坐在地,就伸手将他扶住,口里问着:“怎么回事?”也同时抬头去看。

  这一看同样吃惊不小,你道为何吃惊?原?#20174;?#20154;后脑的铜面罩?#20808;?#26377;五官,眉目口鼻俱在,表情也是端详,只不过并非人脸,而是一张“乌羊”的面孔。此时青铜头罩被胖子和孙教授转了过来,加上那玉人原本?#22836;?#32982;高大,这一来就如同一头披着蟒袍的“乌羊”老妖。

  众人都觉惊讶:“这玉人是不是无头大王?为何说有身无首?#31354;?#19981;明明有个猪首?洞窟中又不像古墓地宫,古怪的玉像究竟是为何所立?”

  幺妹儿虽然胆大机灵,毕竟没什么见识,见那“乌羊”面具如此诡异,不禁有些心慌,惊问孙教?#20898;骸?#21681;们青溪从古到今,都没人肯吃乌羊肉,为什么要装个这么骇?#35828;?#33041;壳儿?”

  孙教授闻言一怔,反问幺妹儿:?#25226;?#22836;,这话不是瞎说?此时古时风俗不吃乌羊吗?”不等幺妹儿回答,他就自?#23472;?#35821;地说:“好个大王,有身无首,欲见地仙,先找乌羊,难道那没头的大王……就是乌羊王?”

  胖子刚刚未能得手,而且那一转之?#25314;?#21448;发觉面罩中是空的,没有玉人头颅,心中好是不快,此刻见孙教授自说自话,内容莫名其妙,便说道:“胖爷活了三十多年,就没听说?#22675;?#26377;个什么乌羊王,老胡你听过没有?”

  我摇了摇头,从不曾听说“乌羊王”之事,Shirley杨也说:“我看过一则新闻,去看中日联?#23777;?#21476;,在野外搜寻古巴国文化的遗迹,地点就在巫山,虽然没有考察到任何结果,但多次提到巴人在古代崇拜虎图?#20898;?#21364;没有说任何与乌羊有关的事情。”

  我见孙九爷望着那“乌羊”面罩呆呆地出神,心想也许他找到了什么线索,正在冥思苦想,可别干扰了他,又见众人在山间鸟道的险径?#20982;?#20102;一天,都有些疲惫了,便让大伙暂且休息休息,再定行止。

  头戴“乌羊”铜面的玉像半坐在一片白色的台子上,我从来也不把古代的?#26263;?#29579;将相”之流放在心上,?#22675;?#20182;什么“乌羊王”是人是妖,就对它说了句:“你这老儿坐了好几千年,而劳动人民?#22402;?#20102;几千年……不觉得害臊吗?”当下挨着玉人像坐了。

  胖子就近骑坐在这边半跪的石人背上,跟我胡侃了几句,幺妹儿坐在背包上听着,不过我们都是探讨一些比较专业的内容,一般的外行人听不明白,比如玉人是整个的值钱,还是分成碎片值钱?没了原装的玉石脑壳,是不是就缺少了艺术审美和收藏价?#25285;?/p>

  正说得着三不着两之际,我忽然觉得屁股底下不太对劲,正要起身来看,就听胖子在旁说:“胡司令,看你表情不阴不阳,是不是乌羊王的座位不够舒服?你当那种高级领导的座位是那么好坐的吗?肯定是又冷?#38047;?#21568;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高处不胜寒嘛,小心受了?#21476;?#32922;子……”

  我拍了拍身边的玉人,对胖子说:“什么高处不胜寒?还他妈伴君如伴虎呢,不过你别说,真是怪了,坐在这不是不舒服,?#21561;?#26159;……太舒服了,有点像沙发,冷是冷?#35828;恪?#21364;不硬。”

  胖子和幺妹儿一听,都觉得奇怪,山洞里除了石头就是石头,即便是个玉台,也许会是暖玉不会?#35895;?#35273;得冰凉,但哪会有什么沙发?

  我自己更是奇怪,?#20081;?#35782;地用手一摸,表面是一层灰土,但下面光滑柔软,似皮似革,不知是什么。低头去看,都是一块块枕形的长方白砖,边缘则是一片黑色的长穗。我心?#24515;?#32597;,用手拨开一片,干枯如麻,如同死?#35828;?#22836;发一样,不禁奇道:“哪冒出?#21561;?#36825;许多头发?”

  正这时,Shirley杨忽然一把将我拽向后边,我见她脸色不对,知?#29436;?#20917;有变,急忙随着她一拽之势起身,同时也?#23547;選?#31934;钢峨?#21363;獺?#25569;在了手?#26657;?#22238;头顺着她手电筒的光束一看,只见白色石台的侧面,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,悄无声息地露出一张女人脸来,那张脸绝非玉石雕琢,而是口眼滴血的一副僵尸面孔。

  我没有思想?#24613;福?#39039;时觉得从脊梁骨涌起一股寒意,只觉头发根?#23433;洹?#22320;一下全炸了起来,赶紧把孙九爷和幺妹儿挡在身后,胖子也是毫无防备,猛然间?#21561;?#25163;电光束下有张毫无人色满面滴血的脸孔,不免有些乱了方寸,顾不得去抄背后的“连珠快弩?#20445;?#23601;忙不跌地一手去掏黑?#21051;?#23376;,一手轮起工兵铲要?#25671;?/p>

  Shirley杨忙道:“别慌,是不会动的!”我定了定神,仔细去看?#21069;?#33394;石台侧面的人头,果然是具货真价实的死尸,嘴眼俱张,在黑暗中显得怪异狰狞,但它脸上淌出的却不是鲜血,而是从嘴里被填满了东西。我用峨?#21363;?#23567;心翼翼地刮下一点,全是血红的砂粒,不知在活着的时候是被灌了什么药物,整个腔子里都填满了。

  而?#20063;?#38750;只这一具尸体,铜面玉人身上那整座白色的平台,竟是六具赤裸尸首的脊背,那些女尸分两排跪在地上,有的垂首低头,有的侧过了脸来,恐怖的神态不一而足,但都把后背露在上方,六具女尸身?#32943;?#36817;,高低一?#31890;?#22914;同一具皮革般柔软的平台,而头罩乌羊铜面的玉人,就是端坐在由死尸搭成的软席上。

  孙教授戴上眼镜盯着看了半天,脸上一阵变色,对我们说:“不必考证了,我也以名誉担保,这是人……人櫈,名副其实的人櫈,史书上有记载,想不到在此会有实物!女尸内灌注的红砂,可能都是致人死命后,用来维持血肉不僵不硬的药物。”

  我想到?#20160;?#22352;在古尸背上,还觉得格外舒服,止不住出了一身冷汗,心中她一阵子狂跳:“人櫈搞的是什么鬼?竟然把活人杀?#35828;?#23478;具……劳苦大众能他妈的不造反吗?”

  孙教授解释说:“人櫈这种称呼,是后?#21561;难?#32773;们自己加?#20808;?#30340;,真正的名称到现在则是考证不出了,此物在三代以前的奴隶社会时代,?#32933;?#26159;有的,据说夏的最后一代国君夏桀,就是个著名的暴君,他穷奢极欲,并且自比天日,称自己是天上的太阳,女奴隶要趴在地上给他当人櫈,还有男奴隶的人车、人马供他骑乘,诸如?#27515;?#37117;是他亲自发明出?#21561;模?#21518;来这种酷虐无比的制?#28982;寡有?#20102;很多朝代,据说直到元代还有。从古有事死如事生的风气,君王活着时所享受使用的物品,死后必然也要?#24613;福?#36825;……尸櫈,应该就是人櫈在阴世的替代品。”

  我听?#38376;有?#22836;起,问孙教授说:“那么说……这具尸櫈就是为乌羊王殉葬的明器了?可怎么不见乌羊王的棺椁和尸首?”

  孙教授摇头道:“我早就说过了,可你们谁也不听,这根本不是古墓冥殿,而是一处类似飨殿的祭祀场所,乌羊王的墓穴里也早就没了他的棺椁和尸首,因为……观山太保早已经盗发了乌羊王古冢,并且在那座规模极大的墓穴里造?#35828;?#20185;村,作为藏身之所,欲访地仙,先找乌羊,岂不正是与此相应?”

  我深觉此事愈发的扑?#35775;?#31163;了,难道古时当真曾经有一位“乌羊王?#20445;?#37027;句“好个大王,有身无?#20303;?#20043;语,就是指的乌羊王?刚刚还没有任何头绪,在这一时半刻之间,孙九爷又是从何得知?

  Shirley杨告诉我说:“你刚才坐在……坐在人櫈上的时候,孙教授发现地下的大石梁上,满是虫鱼古迹,还有许多形似日月星辰的古符,棺材峡以前的传说,虽然不知传说是真是假,却可以肯定在峡中藏了一座规模不凡的古代陵墓。”

  孙教授点头道:“?#21069;。?#20044;羊王玉像未被毁去,可能是观山太保故意所为,有身无首之王,正是这玉像的真身,不过并非应该称为乌羊王,它的真正封号应该是“巫陵移山王?#20445;?#19981;过你们也别以为巫陵王是人,按照这个古老的传说,巫陵王实际上……是一头大得惊?#35828;?#20044;羊。”

  孙教授说这洞窟本是飨祭移山巫陵王之地,而巫陵王之墓,应该藏在“棺材峡”的最深处,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,是此王非人,而是一头遍体漆?#20898;?#37325;达千斤的“乌羊”。

  我?#23721;?#29702;解,正想再问,孙九爷却自?#20439;?#30340;趴在石碑?#23777;?#20010;不住,我只好?#22871;?#28385;腹的疑问,带着胖子去四周查?#21561;?#24418;,山间的洞窟纵深极广,?#27934;?#24694;风呼啸犹如鬼哭神嚎,料来山洞是穿山而过,应该有出口通往另一边的峡谷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孙九爷将记载“乌羊王”事迹的文字全部拓了下来,已经到了中夜时分,我们只好寻块稳妥的角落,生起火头,当晚宿在洞?#23567;?/p>

分享到:
赞(39)

评论94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  • 您的称呼
  1. #91
    让人趴在地上怎么坐,不会不舒服吗
    20182018-06-13 19:46:01回复
  2. #90
    跪在地上的女尸人坐在她们背上?#31354;?#22352;的??
    孙教授2017-09-23 15:05:39回复
  3. #89
    看我瞬间爆炸
    乌羊王2017-06-11 20:21:09回复
  4. #88
    乌羊是个啥?
    看客2016-08-18 16:14:02回复
  5. #87
    来。幺妹子给我摸一下
    胡八一2016-04-07 17:53:53回复
  6. #86
    胡八一是不是?#19981;?#37027;个什么杨啊?
    牧师2016-04-07 17:30:15回复
    • 雪莉杨 没文化还读什么书
      匿名2017-01-07 2:23:11回复
  7. #85
    乌羊是猪么???
    求解2016-01-15 16:12:54回复
  8. #84
    乌羊是猪么
    匿名2015-11-15 22:19:12回复
  9. #83
    另一把金刚伞,以外的收获。。。
    黑眼镜2013-10-22 3:36:04回复
  10. #82
    没看前几章吗?
    楼上的煞笔2013-10-11 17:45:18回复
  11. #81
    金刚伞不是在去献王墓的时候让尸洞吃了吗?难道是仿造的?
    无奈2013-10-03 21:02:53回复
    • 你?#24403;?#21834;
      老妖2014-04-02 20:40:04回复
    • 重新去看看前面
      匿名2016-04-09 7:52:14回复
    • 世上就一把?别人手里不能再有啦
      2016-06-15 11:05:53回复
  12. #80
    一帮屁精,好好看着呗
    老爷子2013-09-13 6:51:55回复
  13. #79
    重达千斤,六个女尸就将它扛起了,还是古?#27515;?#23475;
    醉雨怜花2013-09-09 7:38:07回复
  14. #78
    17楼说的也有道理
    呀蔑蝶2013-09-01 17:25:50回复
  15. #77
    十五楼说得有道理
    希特勒2013-08-19 2:26:10回复
  16. #76
    八戒,你肿么了?
    杨小姐的猫2013-08-14 20:08:06回复
  17. #75
    13楼说?#26522;?div class="comt-meta">过墓2013-08-10 22:40:48回复
  • #74
    13楼说的也有道理
    过路人2013-08-09 19:58:57回复
  • #73
    12楼说的也有道理
    0072013-08-07 9:40:59回复
  • #72
    11楼说的有道理
    OK崩2013-07-26 1:02:24回复
  • #71
    10楼说的有道理
    OK蹦2013-07-26 1:01:37回复
  • #70
    几乎每一章里都会冷不丁的出现一女尸脸…
    灯谜2013-07-12 3:30:23回复
  • #69
    乌羊到底啥动物啊??
    求解2013-07-10 5:20:14回复
  • #68
    如此恶心的乌羊,让我想起了西游?#30340;?#31687;那头猪
    天袭2013-07-07 6:51:25回复
  • #67
    4楼说的太对了,总有一帮?#24403;疲?#21561;逼毛求疵。
    吐死我得了2013-05-24 1:14:37回复
  • #66
    好吃
    你妹子你大爷的2013-05-08 3:46:27回复
  • #65
    楼上的 乌羊是猪 羊贩子?#30007;?#20102;
    哈哈2013-05-05 1:13:04回复
  • #64
    应该是后?#27515;?#29992;了前?#35828;?#26874;材来布置的。智商啊!
    楼上笨蛋2013-04-15 19:50:48回复
  • #63
    那些悬棺是战国之前的,而寻找地仙村的墓道却是明朝的。不知为何战国之前的先人们为?#25105;?#29992;悬棺的排布来为明朝时的地仙村来?#25954;?#26041;向。有点牵强附会。
    你爷爷2013-04-05 9:38:49回复
  • #62
    此王非人,而是一头遍体漆?#20898;?#37325;达千斤的“乌羊”。那肯定是二師弟八戒啦!
    老孫2013-03-29 1:22:40回复
  • #61
    重达千斤?#23380;?#21435;卖了做菜,绝味!
    羊贩子2013-03-13 8:29:36回复
  • #60
    我最讨厌别人做我的凳子。。。哼。?#25970;死?#23376;,诈尸给你看。
    乌羊王2013-03-05 3:41:09回复
  • #59
    孙叫兽 就一老骗子
    灯谜2013-02-21 1:54:07回复
  • #58
    永远支持天下?#29503;?#39740;吹灯我?#21561;?#24046;不多了
    爷本流氓2013-02-13 7:45:32回复
  • #57
    看了很想看,很不错
    看了2013-02-12 6:17:55回复
  • #56
    什么情况啊?#32943;?#28814;?#20960;?#20986;来了
    云?#30333;?/span>2013-02-11 22:26:56回复
  • #54
    ?#30475;?#35780;论能刷爆,都是因为有个被?#21051;?#30340;孩子在乱叫
    2013-01-22 8:37:32回复
  • #53
    不知那乌羊为何物?
    发丘天官2013-01-06 20:39:08回复
  • #52
    等妹子仙逝,弄个男板凳坐坐,嗯,小胖身材正合适,来人,先拿去腌着、、、
    幺妹儿2012-11-27 21:13:27回复
  • #51
    毛大当年也?#29503;?#26159;太阳
    鞭打猫2012-11-19 4:11:12回复
  • 1 2
   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
    棒球大联盟第六季25 彩票双色球142期历史走势 北京快3开奖结果彩一定牛票控 上海快三未开号码查询 山东体彩官方 曾道人传真一句解特码 追3D遗漏能赚钱吗 广西11选5走势图查询 3d组选组6怎么算中奖 3d福彩开奖号 网上有真钱诈金花吗 重庆三分彩开奖记录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吉林时时彩网 国际象棋测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