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十六章 金甲茅仙

  足底那无数的金丝雨燕,就好比是一团团黑色的棉絮,似有若无,周围的乱流一阵紧似一阵,好象随时都会将人卷上半空,身上衣服呼猎猎地作响,身临其境才算知道,踏上这座仙桥,实际并非是踩着燕子过去,而是利用大群金丝雨燕堵住风眼的时机,凭借燕子桥?#23777;?#25277;动的乱流半凌空地飞过去,脚下的雨燕仅仅只承受十之二三的重量,古人喻险是“关山渡若飞?#20445;?#20973;你虎力熊心、包天的胆色,到此上下不着的吓魂台前,也多半一发的废去了。

  幸好金丝雨燕太多,把半空的风眼档得严严密密,我们四人互相拉扯着,凭借自重,还可以在风中勉强前走几步,但身涉奇险,魂魄皆似随风飘飞,肝胆都被寒透了,在相?#26376;?#30340;作用下,这短短的几步距离,竟显得格外漫长。

  我牙关打颤,总算是亲身领教“吓魂台”是什么感觉了,并且发誓这辈子不走第二回了,?#19997;?#21364;只好硬着头皮向前,紧紧跟住前边的胖子。眼看快到龙门前的石瀑布了,忽然间,脚下一股巨力直向上冲,数万金丝雨燕终于挣脱了乱流的束缚,燕啼声?#26657;?#39134;燕们好似一股黑烟般涌向空中。

  ?#37326;?#36947;一声“不好,这桥散了?#20445;?#36214;紧用?#32456;?#20303;脸部,以防被漫天乱飞的“云里钻”将眼睛撞瞎了,只觉得天旋地转,恍如身坠云端,被底下涌出的燕子群在在半空,但这只不过是连眨眼功夫都不到的一刹那,金丝雨燕们一离“风眼?#20445;?#20415;即翩迁飞舞着倏然四散。那燕阵再承不住人体的重量,使我们从半空里“漏”了下去。

  金丝雨燕组成的“无影仙桥”说散就散,维持的时间极短,那群雨燕在半空盘旋一阵,顷刻间便已挣脱了山间乱流,借着风势向四处飞散开来、我们被数以万计的金丝雨燕望上一冲,如同被一团团棉花套子?#19981;鰨?#22312;空中划了个抛物线,直从燕阵?#20982;?#21521;“龙门?#34180;?/p>

  我忽觉身体下落,自付此番定要拌成肉饼了,急忙睁眼一看,原来刚才一阵疾?#26657;?#20247;人已经十分接近峡口了,又被燕阵向散凌空一?#26657;?#31455;是掠过?#20284;?#40657;的深涧,在半空里斜斜的坠向刻有“吓魂”两个古篆的石台。

  那迷乱无形的风眼只存在于峡谷之处,到得峡口已自减弱了许多,但山风虽是无形,却似有质,消去了从十几米高处样落的力道,我只觉得眼前一花,肩膀吃疼,身子已然着地,跌了个瞪?#21051;?#33292;,连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也分不清了。

  ?#19968;?#27809;?#21561;?#21450;庆幸过了“无影仙桥?#20445;?#23601;发觉身子下边凉嗖?#19981;?#28316;溜,正好是落在化石瀑布溜光地表面,这地方滑不留手,没有凹凸的缝隙可以着力,石瀑上边又是?#24471;?#33324;的孤形,哪里停得住人,立刻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。

  我心知不好,赶紧就地趴卧,身上再也不敢发力,张开?#32456;?#21435;按石瀑表面。此时手心里全是冷汗,汗津津的?#32456;?#24515;却是增加了摩擦力,立刻将下滑的速度?#26874;。?#20504;若再向下半米,石瀑的?#24043;?#23601;是急转直下,除非手心里生有壁虎守宫掌上的吸盘,否则不是跌入深涧,也会被乱流卷入风眼。

  我心中砰砰直跳,定下神来看看左右,才发现孙教授正趴在壁上,一点点地好象溜在冰面一般,慢慢从我身边滑落,赶紧伸手去拽住他的胳膊,谁知被他一带,竟跟着他一并滑向石瀑底部,急忙呼喊求援。

  Shirley杨、幺妹儿、胖子三人,都摔在更为靠里?#37027;?#22495;,Shirley杨听到喊声,已知势危,当即投出飞虎爪来,勾住孙教授的背包,她和幺妹儿在那边厢顾不得身体疼痛,咬着牙关,拖死狗般将我和孙教授从溜滑的石瀑上拽了回来。

  我们5人倒在地上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神情多是恍恍忽忽地,个个胆颤神摇,面上都没有半分人色了,耳鼓中好一阵嗡嗡鸣响。

  我长出一口大气,看?#27492;?#20061;爷眉头紧蹙,额上冷汗不断,一问他才知道,原来是他的胳膊在刚才被一摔一拽脱了臼,他剧痛之下还不住念道:?#20985;?#28982;发现了无影仙桥的秘密,看来那座地仙村古墓己近在咫尺了,只要把墓中所藏龙骨卦图拓下来,功成名?#20572;?#25351;日可待,想不到我孙学武也终于有个出头的时日,看将?#27492;以?#32473;我乱扣帽子……唉哟……”说到一半疼得忍不住了,连忙求?#37326;?#20182;按上脱臼的胳膊。

  我也跌得全身奇痛,用不出力气,就说:“九爷,您别高兴得太早了,我刚还想劝你们看明白情况再过桥,谁知你?#22242;?#23376;如此心急,咱们在雨燕群回巢之前的这段时间里,已无退路可以周旋了……?#27604;?#21518;转头让胖子给孙教授去按脱臼的胳膊,当初插队的时候,屯子里伤了驴和骡子,当时的赤脚医生“拌片子?#32972;?#24102;着胖子做帮手,因为胖子手狠,不知轻重,而手软的人却做不了医生。

  胖子嘴牙咧嘴地爬将起来,过去抓住孙九爷右边的胳膊一阵?#22581;洌?#24046;点把孙九爷疼得背过气去,急忙叫道:“唉哟……哟哎……慢点……不是这条胳膊……是左边啊!”

  胖子忽然想起点什么:“哎我说,刚才是谁把我推过桥的??#20284;?#24046;一点可就摔?#27801;?#35910;腐渣了,这是开玩笑的事儿吗?老胡是不是你小子又冒坏水了?咱们对待生话对待工作的态度,难道就不能严肃一点点?#38505;?#19968;点点吗?”

  我吃一惊道:“这可不是没风起浪胡说八道的事儿?你刚才当真是被人推上桥的?怪不得我看你那两步走跌跌撞撞的,谁推的你?

  我赶紧回想了一下冲过燕子桥之都?#37027;?#24418;,当时孙教授由于心中激动,所以是站在众人前边的,不可能把位于他身后的胖子推上桥去,Shirley杨是肯定不会做没高低的事情,幺妹儿精通“蜂窝山”里的门道,胆大口快,以我?#27492;?#32477;不会做阴险狡诈的?#21561;保?#37027;会是谁呢?

  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影子,急忙抬头去看深涧对面,只见我们青溪防空洞里遇见的那头巴山猿狖,正在隧道口里冲着我们才挤眉弄眼,神情极是不善。

  我全身一凛,也忘了身上疼痛,当即跳起身来,叫道:“麻烦了,?#26012;?#19978;的观山指迷赋……十有八九是个陷阱!”

  盗墓是活人与死人之间的较量,在这场较量?#26657;?#22675;主永远是被动的,因为陵墓的布置不能改变,可是兵不厌诈,虚墓疑冢,以及各种扰乱迷惑盗墓者的高明手?#21361;?#20063;是向来不少,如果盗墓者中了古墓里伏下的“圈?#20303;保?#34987;动与主动之势,立即就会转变。

  但有陷阱就在于它的隐蔽性和迷惑性,让人琢磨不透。如果不去亲身触发,可能永远判断不出是真是假,观山太保不愧是盗墓的行家,行事一反常规,隧道入口处的无名死尸,?#25165;?#24471;极是高名,没人猜得出那个人是谁,可以推测出无数种可能性,但哪一种都没办法确认。

  让人望而怯步的无影仙桥,也会使人误认为是处“奇门?#20445;?#19981;是被天险吓退,就是被仙桥后的墓道所?#30504;?#33293;死过来,却误入歧途,这峡谷中肯定不是真正的“地仙村古墓?#20445;?#19981;知藏有什么夺命的布置。

  幺妹儿对我说:“也许?#26725;?#23376;这个瓜娃子,不?#26159;?#32418;皂白就射了巴山猿狖一弩,那?#19968;?#24456;是记仇,是想把他推翻下桥,桥这边不见得就是陷阱。”

  孙教授听到我们的话,也是既惊且疑,耷拉着一条胳膊问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咱们进了绝境了?#31354;?#37324;不是移山巫陵王的古墓?”他说完一琢磨,觉的不对头,又道:“胡八一你不要想?#27604;?#22909;不好?#38752;凸?#23545;待问题的态度还要不要了?那道仙桥天险世间罕有,这条峡谷中石兽耸立,山势威严险峻,我?#21561;?#20185;村古墓的入?#20898;?#26377;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在这里,咱们调查调查才好做结论。”

  我冷哼一声道:“我看您老是想出名想得头都昏了,眼中只剩下龙骨卦图,反而是真正夫去?#19997;凸?#30475;待问题的立场。”

  Shirley杨道:“你们别争了,地仙村古墓本身就是盗墓高手设计,似有心似无意地留下许多线索,可这些线索没有一条是可以确?#38505;?#20551;的,也就是说从一开始,咱们就是被所谓的观山指迷?#22478;?#30528;鼻子转,这正是观山太保手段的高明之处,想摆?#20005;?#22312;的局面,就只有抛开观山指迷赋的暗示。”

  孙教授说:?#20985;?#28982;判断不出真假,也就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真,观山指迷赋万一要是真的,咱们不就南辕北辙了吗?”

  我抬头看着四周,只见无数雨燕正在峡谷中盘旋飞舞,凄血般的燕啼,使空气中?#36335;?#20805;满了危险地信号,我对众人说:“是真是假,很快就会有答案,如果此地果真是陷阱,在金丝雨燕回到燕子洞之前,咱们随时都可能面临突如其?#21561;?#24040;大危险,可是等到金丝燕子完全回巢之后,如果附近还没动静,咱们的处境可能就相对变得?#36393;?#22810;了。”

  胖子也抬头看?#19997;?#22825;悬一线的头顶,深沉的说道:“胡司令啊,你事先明知道可能有危险还带大伙过来?要知道……进退回旋有余地,转?#25509;?#20987;才能胜强?#26657;?#32769;爷子语重心长地说过多少回了,不能?#25165;?#30828;,早听我的就不应该过那狗日的鸟儿桥。”

  我说:“要不是你瓜兮兮地当先滚过仙桥,我自然不肯轻易过来,我最担心人员分散,只要集中兵力,握成拳头,就算大伙担些风险,即多少照应在一处,总比一个一个的折了要好,我也有原则有立场,态度?#20984;?#19981;?#20984;?#19981;敢说,只是绝不会放弃掉队失散的同伴。”

  此时我望见天空成群的雨燕越飞越?#20572;?#19981;知要发生什么事情,急忙打个手势,让胖子别再多说,只管把孙教授脱臼的胳膊接上,我又看了Shirley杨一眼,她可能同样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,也把目光向我投来,四目相视,各自心?#30504;?#22905;缓缓把金钢拿抽出,挡在幺妹儿身前。

  就在这当?#20898;?#21482;见一线长峡中的大群金丝雨燕,忽然分做数百股,便似一缕?#39748;?#28895;般地,投向两侧峭壁山根处,我们皆是一怔:“金丝燕?#26377;?#21160;怪异,竟不归巢、想做什么?”

  龙门后的峡谷,?#27604;?#20992;劈斧割般直上直下,谷中道路开凿得很是平整,但尽头处山势闭合,幽深处薄雾轻锁,被群燕一冲,朦朦胧胧地云雾骤?#40644;?#25955;,把许多朦胧缥缈之所尽数暴露出来,我们站在峡口处,已能望到前边是条绝径,而不是真正通往古墓陵寝前的“神道?#34180;?吹叫?#20247;人心里已经先凉了多半截。

  一怔之下,又见峭壁岩根处多是窑洞般的窟窿,洞窟前扎着许多人,茅草人皆穿古装青袍,腰缠黄绳,头上戴着道?#20898;?#31455;是一副道人打扮。

  这条峡谷龙气纵横,无形无质的生气氤?#25377;?#32469;,茅草人的道装至少已有数百年之久,虽然腐朽了,颜色?#25176;?#36136;却尚且未消,草青色地衣襟轻轻摇?#20898;?#33609;人脸上蒙有布袋,上面用红彩描出的眉目俱?#20898;?#36824;多画着狗油胡子,偏又用茅草扎得瘦骨嶙嶙,活似一群藏在山谷里的草鬼。

  那些茅草道人手中插着的物事更为希奇,看不出它的名堂,我们去过很多地方,在乡下田野间,没少见过五花八门地?#38745;?#20154;,却从未见过似这般打扮奇特,满身邪气地茅草道人,不免皆有讶异不祥之感。

  成群结队的金丝雨燕,似?#36441;?#24597;那些茅草道人,都在洞窟前嘶鸣飞舞,不象是要离开,却又不肯近前半尺,我见峡谷深处山势闭合,几面都是猿猱绝路地峭?#20898;?#32780;龙门前的深涧悬空,又被风眼锁住,虽然心知大祸迫在眉睫,但实不知该退向哪里,又不知要发生什么,只得站在原地看这满天燕子绕洞乱舞。

  孙教授忽然问么妹儿:?#25226;就罰?#20320;知不知道那些茅草道人都是做么用的?青溪以前有过吗?”

  么妹儿摇头,?#29992;?#35265;过,这回进“棺材峡?#20445;?#25165;知道老?#20063;?#30528;这许多离奇古怪的东西,以前便是做梦也想象不到。

  Shirley杨问孙教?#20898;骸?#24590;么?您觉得那些?#38745;?#20154;有什么问题?”

  孙九爷咬了咬后槽牙,惟恐会惊动了什么东西一样,低声说道:“以前在河南殷墟附近工作过一段时间,当地有土地庙,里面供的都是?#38745;?#36947;人,我们当时觉得这种风俗很奇怪,后来一调查才知道,明代天下大?#25285;?#39134;蝗成灾,那时候的人迷信,不去想怎样灭蝗,而是把蝗虫当作神仙,称是蝗仙,民间俗称茅草妖仙,多用五谷茅草扎成人形供奉,祈求蝗灾?#36739;ⅰ?/p>

  Shirley杨问道:“您是说那些茅草人是飞蝗茅仙?棺材峡里有飞蝗?”

  孙教授道:“象……我只是说那些茅草人有些象茅草仙人,注意我的用词。”

  我奇道:“棺材峡里怎么会有飞蝗?#31354;?#19990;上有在洞中生存的蝗虫吗?”

  Shirley杨轻轻点了点头:“只有响导蝗虫会在山洞里卵化,繁殖能力强大,一旦成群出现,数量极为恐怖,难道那些茅草人全都是观山太保布置的……”

  她这是一语点醒梦中人,我心中立刻生起一股非常绝望地情绪,由数万金丝雨燕组成的无影仙桥奇观,也许并不是天然造化,而是高人精心布置而成,山谷间的无数洞窟里,都养满了响导蝗虫,它们都是金兰雨燕的食物。

  响导蝗虫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二,据说这?#21482;?#34411;不仅啃五谷,饿急了连死人死狗都吃,后脚上有锋利地锯齿,振翅频率极高,飞?#20154;?#36807;,好比是一块锋利的刀片高速旋转着射出,如果撞到人身上,立刻就能划出一条血肉模糊的口子,所以也称刀甲飞蝗。如果蝗灾中出现响导蝗虫,那后果绝对是灾难性的,据?#21040;?#25918;前就在中国基本上被灭绝了,而金丝雨燕正是它们的天?#26657;?#35841;知棺材峡里是不是?#20004;?#36824;有大群的响导蝗虫。

  洞口排列的茅草人,不知是利用的金丝燕子的习性,还是洞内铺设了什么轻久不散的秘药、使得金丝燕子们不敢进洞将响导蝗虫一网打尽,每天只是将它们逼迫出来一批吞吃生存,若真如此,实是利用了?#23789;猎?#29289;的循环往复之理,只要方术得当,利用几十几百的人力就可以布置出来,远比千万人修筑的帝陵墓墙墓城有效,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机关!“大明观山太保”难不成真是通天的神仙?

  我自从做了摸金校尉的?#21561;保?#23649;有奇遇奇闻、其中感受最深之事,莫过于陈教授对我说过的一句话:“千万不要小看了古代人的智慧。”

  类似利用万物间“生克制化”之性的异术,?#21561;?#22675;或是防盗的手?#21361;?#25105;不仅多曾听说过,也亲眼见过不少,所以见此情景,便立刻想到了这些,我赶紧说:“别管洞中是不是真有此物,万一出来了就是塌天之灾,咱们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但是看看峡谷深处,满是道袍靴帽的茅草大仙,也不知设有多少虫洞,哪里有什么可以躲避之处?

  这时半空的金丝燕子群,仍在呜呜咽咽地不?#21523;?#26059;,两侧的山洞里,也是一片金风飒然,听之犹如群蜂振翅,忽见空中燕阵一乱,各洞中流火飞萤般涌出大群响导蝗虫,这些响导蝗虫遍体金甲银翅,体型沉重,虫壳坚硬,也飞不到太高处,都在低空钻来钻去。

  我们急忙退向山根,不料从后边的洞?#26657;?#38075;出两只亮?#30828;?#37329;闪闪的飞蝗,在天敌相逼之际,没头没脑地朝我们撞了过来,众?#19997;吹?#30524;中生花,见那两道火星子一闪,金蝗已?#40644;?#22312;面前了。Shirley杨叫声:“小心了!”迅速抬起“金钢伞”往前?#36393;ィ?#29467;听两声挫金般的动静,两只大如拇指的响导蝗虫恰如流星崩溅,都狠狠撞在“金钢伞”上弹?#19997;?#21435;,?#21561;?#33853;地,就被从半空包抄?#21561;?#37329;丝雨燕吞进口里。

  但金光?#27704;?#30340;响导蝗虫实在太多,涌动之处翻天遮日,而且就凭Shirley杨刚刚用“金钢伞”挡住飞蝗的两声闷响,已经可以知道响导蝗虫的厉害之处,疾撞冲击之力不亚弹弓飞石,血肉之躯根本招架不得。

  眼见峡谷中一片片飞火流?#29301;?#20854;势甚大,轻灵的金丝燕子们也不敢直撄其锋,飘在空中飞蹿往来,专擒那些势单乱撞的飞蝗,而大批成群的金甲飞蝗,约有数十万只在峡谷底部聚作一团,没头没脑地来回滚动,众人皆?#26377;?#24213;里生出一股寒意,现在可能只有“金钢伞”能够暂时抵挡,奈何“金钢伞”只此一柄,纵然能使得水泼不入,又哪里护得住五条性命?

  空中数以万计的金丝雨燕,已然结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“燕子网?#20445;?#30424;旋飞舞着在外围?#24213;?#37329;甲飞蝗,但是它们也惧怕闯入响导蝗虫密集之处,只瞅准空子不断去吞食边缘的飞蝗。

  峡谷中本有一线天光,此时却被百万计的飞蝗集群遮?#21361;?#21709;导蝗虫势如黑云压城,它们本身属于冷血昆虫,并没有什么智慧?#36879;?#24773;可言,可是蝼?#20185;?#19988;?#30634;?#38754;临生?#26469;?#20129;之际,飞蝗?#35895;?#22788;于本能地挤在一处,响导蝗虫的翅膀上似乎有发光体,黑压压地闪着金光,振动着翼翅在山间来回冲撞,恰似一团团燃烧着的金色烟雾。

分享到:
赞(45)

评论65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  • 您的称呼
  1. #65
    去过英国的都知道,大风分分钟给你吹个跟头,踩着燕子过也是可以的
    英国妖风2017-02-28 15:45:01回复
  2. #64
    小说而已,看着开心就可
    大王派我来巡山2015-06-27 2:52:22回复
  3. #63
    也许?#26725;?#23376;这个瓜娃子,不?#26159;?#32418;皂白就射了巴山猿狖一弩 这胖子的子孙射程挺远啊
    额呵?#24688;!!?/span>2014-09-14 15:20:29回复
  4. #61
    可以学学语?#27169;?div class="comt-meta">匿名2013-10-07 5:38:38回复
  • #60
    你们真是够了 我很想知道这蝗虫这么厉害怎么燕子肚子?#40644;?div class="comt-meta">小甲2013-10-03 4:42:41回复
  • #59
    没我的戏份了( ′Д`)y━?~~
    进击的巨人2013-09-20 6:04:42回复
  • #58
    好久没这?#27492;?#20102;!
    加特林2013-09-05 8:05:37回复
  • #57
    蝗虫好大好多好厉害
    x2013-08-29 1:32:50回复
  • #56
    哈哈!蝗虫儿!都去死吧!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..............哈哈哈!!!!
    TASK高射机枪2013-08-19 4:44:01回复
  • #55
    楼上的说的对 看个小说而已不用怎么?#38505;?div class="comt-meta">过路人2013-08-09 21:49:19回复
  • #54
    楼上的?#24403;?#20204;!不就看个书吗?又是物理又是化学的!这是你们老师在给你们?#23777;?#21527;?搞清楚状况啊!
    爹爹2013-08-06 7:52:44回复
  • #53
    其实蝗虫也很好吃的!特别是油炸!我感觉?#20254;?#35266;山指谜赋是真的!
    金钢伞2013-07-30 18:16:00回复
  • #52
    蝗虫可以吃尸体,或许自相残?#20445;?#25110;许吃燕子。
    双灵天2013-07-30 2:12:44回复
  • #51
    作者都说了,观山指谜赋是假的,那就是建造墓的时候不需要过燕子桥,看书能不能仔细点啊亲
    造墓的2013-07-26 6:40:55回复
  • 1 2
   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
   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炸金花游戏 创富网两码中特 体彩10分钟规则 湖北快三遗漏数据360 中国福彩3d玩法图 腾讯三分彩开奖查询 山西十一选五怎么选才能中 香港六合彩中奖结果 体彩新11选5最优玩法 中国福彩网专家免费预测风行者免费预测 澳洲幸运10是正规彩票吗 天津快乐10分玩法 摇钱树四肖中特 3d163历史前后关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