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十八章 尸有不朽者(下)

  众人全都点头同意,再无半分异议,初时入山不肯使用归虚古镜“问”出墓藏所在,一是因为巫山山脉在风水中是“群龙无首”之地,龙脉纵横交错,找不到真正的“藏风纳水”之处,青铜古镜很可能占验不出古墓方位;二是由于归墟铜镜中的海气已逐渐消散殆尽,最多仅能再占验一到两次,而且烛照镜演所生之象,多是古卦机数,我没有太多把握能够读懂推演出的卦象,所以始终不肯轻易使用,如今是山穷水尽疑无路,只好求助于盗墓古术中失传千年的“问”字诀上法了。

  定夺了方案,我们正要在峭壁上找个能落脚的地方下去,却发觉天空上突然是黑云压顶,面前“嗖嗖嗖”的不断有金丝雨燕掠过,Shirley杨说:“糟了,金丝燕子要回巢了……”

  数以万计的金丝雨燕吞够了草鬼,旋即随风回洞,黑压压地撞入深涧,天上就如同下了一阵暴雨,不断有雨燕撞到我们身上,众人叫声不好,急忙在木梁上躲闪燕群。

  金丝雨?#21974;?#38750;有意撞人,只是数量太多,在狭窄地峭壁间互相拥挤起来,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。我们遮住头脸退向黑色巨梁的边缘,以便躲避密集的金丝燕子集群,谁知忙中有误,五个人同时踏在倾斜地木梁一端,那卡在深谷间的黑梁虽能承重,并未立刻断裂,但峭壁上的岩石却已松动。

  ?#21534;?#21888;啦”一声,壁崩岩塌,巨梁轰隆隆翻滚着落下深涧,这情况要是猿猴也许能跳跃蹿在,但肉身凡胎之辈,则只能听天由命,除了能仅仅抱住木梁之外,周身上下都被巨木坠落的强大惯性带动,哪里能由自己做主?

  我们闭着眼睛紧紧抱在梁上,耳畔风声呼呼作响,颠簸得筋骨都快碎了,那数抱粗细的木梁翻动着塌入深谷,遇到两侧峭壁狭窄之处便被挫?#29467;?#39039;下来,可被人的重量一坠,梁端破碎开来,上面残存的瓦断全被震落,巨梁就象一架黑色地木头滑车,呼啸着穿过?#20197;?#30333;雾,东碰西撞的不断跌落进峡谷深处。

  我也不知随着黑梁落下去多深,神智似乎都被颠没了,更不知那木梁是在哪停下?#21561;模?#21482;是觉得最后好象又被卡在了狭窄地绝壁当中,全仗着木梁结实,再加上峡谷太窄,呼啸落下的巨梁挤压气流减缓了速度,并没有直接摔到谷底,也没把人?#24189;?#26753;上震落出去。

  我这时眼前发?#20898;?#21482;剩下金星?#26131;?#36807;了许久意识才逐渐清醒,摸了摸胳膊腿等重要的东西都还在,暗道一声侥幸了,亏得金丝楠木坚硬绵密,普通的木梁早就撞成碎片了。

 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,让自己的视线重新对焦,向四周看了看,只见Shirley杨和幺妹儿由于身子骨轻,倒没什么大碍,她们的手电筒已经不知落到哪去了,举着只呼呼冒着红色浓烟的冷烟火照明,正在忙着给满脸是血的孙九爷包扎头部,胖子张着大嘴躺在木梁上呼呼气喘,见我清?#21387;?#26469;就说:“我说胡司令啊,连续的心跳过速……可就不是有利于身体健?#30423;耍?#36825;简直是要命啊。”

  我冲他勉?#31391;?#22068;笑了笑,这才发现口里全是血沫子,刚才掉下?#21561;?#26102;候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,我吐净了嘴里的鲜血,问Shirley杨:?#20843;?#20061;爷?#22815;?#30528;吗?”

  还没等Shirley杨回答,孙教授就睁开眼说:“怎能功败垂成的死在这里?我不把地仙村古墓里的龙骨卦图找出来,死不瞑目呀,这些年我挂了个教授的虚衔,处处遭人白眼受人排挤,偏?#32456;?#27668;不来,只得日复一日的苦熬,如今好不容易盼到这一步登天的机会,便是死……也要等我当了学术权威才肯死。”

  我说:“九爷您脑袋没摔坏吧?怎么?#20132;鈐交?#21435;——净说些没出息的话?按?#30340;?#22909;歹也算在文革中经受过艰巨考验的老知识分子了,这几年不就是没被提拔重用吗?何苦对那些煽起?#21561;?#28014;名如此执着?”

  孙教授赌气说:“胡八一你们做后生的,当然是不理解我的追求呀,只要是成了权威人士,你放屁都有人说是香的,胡说八道?#19981;?#34987;别人当做真理,否则人微言轻,处处受人怠慢轻贱,同样一世为人,又大多?#19990;?#30456;同,我在工作上也不曾有半分的落后,为何我就要一辈子听凭那些水平根本不如我的?#19968;鎩?#26469;对我指?#21482;?#33050;呢?”

  胖子听了孙教授的这番话,对他冷嘲热讽道:“我看组织上没提拔您还真是够英明,就您现在这觉悟——还没当领导呢就整天?#24043;?#22312;领?#20960;?#20301;上放屁和胡说八道,真当了领导还不得把大伙往阴沟里带呀?”

  孙教授辩解说:?#26696;?#25165;说的都是气话,我就是不服呀,我怎么就不能当权威当领导呢?他们甚至打算让我退休……我现在还算不上?#19979;?#20307;衰,?#19968;?#26377;余热可以发挥嘛!”

  Shirley杨劝我们少说两句,孙教授头被木梁撞破了,好不容易才止了血,一激动?#19997;?#21448;要破裂了。

  我这时也觉得肩头?#19997;?#30140;得入骨,?#26377;?#34892;袋里掏出另一只备用“狼眼”,推亮了望自己肩上一照,原来被飞蝗钻到肉里所咬的的方,还在滴血不止,我拽了一条沙布咬在嘴里,扯开?#36335;?#30475;了看?#19997;冢?#20272;计那只茅仙的脑袋还留在?#19997;?#20013;,只好让Shirley杨用峨?#21363;?#24110;我剜出,尽快消毒之后包扎起来。

  Shirley杨匆匆处理好孙教授的?#19997;冢?#23601;把精钢峨?#21363;?#22312;打火机上燎了一燎,让幺妹儿举着手电筒照明,她问我说:“我可要动手了,你忍得住吗?”

  我硬着头皮道:“小意思,只要你别手软就?#26657;?#24819;当年我……”我本想多交代两句,可话还没说完,Shirley杨早已掐住我肩上的?#19997;冢?#29992;峨?#21363;?#32454;长的?#37117;?#25361;出了茅仙脑袋,她出手奇快奇准,还没等我?#20174;?#36807;来要喊疼,这场“外科手术”就已经结束了。

分享到:
赞(43)

评论57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?#23613;?/p>

  • 您的称呼
  1. #57
    你们这样。。人?#19968;?#23475;羞的。。
    金丝楠木2017-08-10 15:17:58回复
  2. #56
    为什么不拍成电影?
    ?#21561;?#24433;2015-01-31 20:39:26回复
    • 12月就有了,期待吧
      電影上映2015-09-23 21:16:17回复
  3. #55
    尼玛,吹牛不打草稿
    匿名2014-11-05 21:12:24回复
  4. #54
    有那么?#19981;?#25105;吗,都紧紧地抱着我
    金丝楠木2014-05-01 1:14:31回复
  5. #53
    加?#20572;?#23401;?#29992;牽?#22320;仙村就在前面!
    老爷子2013-09-13 7:42:07回复
  6. #52
    ?#26179;?#31456;?#21561;?#23601;是好,就好像自己身临其境一样的。
    平常心?#26179;?#31456;?#21561;?#23601;是好,就好像自己身临其境一样的。2013-08-30 22:41:12回复
  7. #51
    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    克伦威尔2013-08-19 5:04:37回复
1 2
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
新疆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山西11选5大小走势图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 福彩3d组三走势图100期 13835cm平特肖 浙江快乐时时彩走势图 浙江快乐12全天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东方6+1开奖号码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查询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 中超控股最新消息 香港报曾道人报码 福建体育彩票 qq欢乐升级ip限制